东方时间网
东方时间网 > 时尚 > 正文

报复性买包!韩国奢侈品消费井喷

时间:2022-05-05 11:36:00 来源:东方时间网

图片来源:The Korea Herald

根据韩国媒体The Korea Bizwire的报道,一份来自三星信用卡的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韩国高端消费增长迅速。

报告指出,单笔金额超过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199元)的刷卡数量较上年同期增长89%。单笔交易低于10万韩元和介于10万韩元到50万韩元间的数量也分别增长28%和62%。The Korea Bizwire称,高端消费占比上升和韩国社会的报复性心态相关。

和中国类似,韩国较早控制新冠疫情局势,奢侈品消费从2020下半年开始呈现出从复苏到爆发的增长轨迹。

过去数十年的经济发展造就了韩国的富裕阶层和大量中产群体,追求西方奢侈品牌成为展现品味和社会地位的方式。但奢侈品牌在韩国的售价普遍高于欧美国家,大量韩国人选择在海外旅游途中购买奢侈品。

韩国咨询公司Daishin Securities Co.指出,疫情前有将近9万亿韩元的奢侈品消费在海外进行。2020年第二季度,该数字下降至3万亿韩元,余下部分便回流到韩国本土。

韩国新世界百货和Galleria百货的财报均强调奢侈品牌对销售额的驱动作用。来自韩国英文媒体The Korea Herald的数据显示,路易威登、香奈儿和爱马仕是2021年在韩国表现最好的三个奢侈品牌。

其中香奈儿的销售额增长31.6%至1.2万亿韩元,净利润则增长了67%。路易威登和爱马仕的收入分别为1.4万亿韩元和5725亿韩元,较2020年的增幅分别为40%和26%。

在开云集团、普拉达集团和博柏利等品牌的财报中,韩国市场也被多次提及。普拉达集团指出,2021年韩国市场收入涨幅达到90%,超过中国的56%。根据欧睿咨询的统计,韩国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七大奢侈品市场。

近年韩国流行音乐和影视作品的火热提升韩国文化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加之韩国高端消费市场快速增长,奢侈品牌实则从疫情前就已经开始加大对韩国市场的投入。

2019年10月,路易威登在首尔开设全新旗舰店,并借此机会举办时装秀发布新系列。在更早之前,香奈儿就已经将早春系列时装发布会带到首尔,以此作为在该市场扩张的标志。

而在疫情后,这两个品牌也相继走上缩减免税店渠道并增开市内正价店的道路。目前香奈儿仅在首尔开设市内免税店,釜山和济州岛的免税门店已经关闭。路易威登则计划在2023年前关闭所有在韩国开设的市内免税店。

值得提到的是,三星信用卡的报告也展示出了韩国高端消费的另一面。

40岁至49岁的群体是高端消费支出增长最大的群体,增幅达到99%。随后分别为30岁至39岁的89%、50岁及以上的88%和20岁至29岁的56%。不难看出,年长群体正在取代年轻群体成为高端消费的主力,而这与过去十年间奢侈品牌力求年轻化的目标相悖。

过去十年间,数字化和年轻化是奢侈品牌转型的目标。

越是了解年轻人喜好的品牌,越能在社交媒体上获得流量曝光,能够得以转化成的销量也就越高。这套公式至今依然在使用,但疫情却也证明了年轻消费者的脆弱性,超前消费的不稳定性早已为多个分析机构警告。

而拥有更多积蓄的年长群体的稳定性便在这个时候凸显。即使奢侈品牌多次涨价,已积攒有财富的年长群体依然能够维持购买能力;而新兴中产群体则会因经济形势的不确定,偏向于缩减非必要消费。

不平衡人口结构、激烈的社会竞争所带来的压力进一步压缩年轻群体对高端消费的热情。

根据韩国官方统计数据,2021年韩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达到16.5%。按照当前增速测算,韩国人口总数预计在2028年达到顶点,老年人口数量在2030年和2040年将分别达到1298万和1722万人。

经合组织数据显示,韩国收入低于中位数的人口在2017年已经达到17.4%,在经合组织35个国家中位排第二。而截至2019年底,韩国老年人贫困率为43.8%,在经合组织中排第一。而受到疫情之下,韩国贫富差距更大。

这也意味着,即使年长群体正在成为韩国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内部仍能看出明显的分化迹象。韩国流行文化和大量新兴设计师品牌为世界展现出了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韩国时尚图景;但在另一面, 保守的品味和不断分化的阶层却也勾勒出了另一幅图景,而这群人或许才是背后真正推动增长的主力。

上一篇:朱啸虎蔡文胜都来了,中国企业和投资人跟风买入“无聊猿”NFT

下一篇:返回列表

责任编辑:柳五

最新资讯
热点图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