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间网
东方时间网 > 文化 > 正文

工作期间拍的短视频著作权该归谁

时间:2022-04-28 14:01:00 来源:东方时间网

阅读技巧

员工在工作期间拍摄作品,帮助企业宣传产品和形象。他们的短视频作品是职务相关作品吗?版权归谁所有?对此,企业应该如何与员工进行合法有效的约定?律师认为,企业应依法履行协商程序,平衡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利益。企业强行占用员工个人作品的行为得不到法律支持,员工不守诚信造成企业间恶性竞争的行为得不到法律支持。

“都是我之前拍的没发表过没用过的短视频。我为什么要赔偿?”赵小河去年因违反《著作权法》向沈阳某软件技术开发公司支付了3.6万元。今年4月6日,她的新公司通知她此事,称如果后续纠纷“对企业形象造成不良影响”,公司有权索赔。

赵小河没想到,一个短视频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近年来,随着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快速发展,员工在工作期间拍摄作品帮助企业宣传产品和形象的案例越来越多。同时,如果员工利用工作期间拍摄的短视频牟利,被诉侵犯著作权,企业无理同意员工制作的短视频归公司所有,且未给予合理对价,由此引发的纠纷也时有发生。

一段未公开的短视频引发索赔。

赵小荷与软件公司最大的争议是,她在工作中拍摄的短视频是否属于职务作品,著作权属于谁?

2019年4月,赵小河作为办公室零食推广项目的视频编辑,帮助客户拍摄了A、B、c三个短视频,经过几轮沟通,B方案以16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客户。

2020年2月,赵小河离职后加入了一家新媒体运营公司。下个月,她将未使用的A计划提供给新客户,反响不错。但是软件公司收到了之前一个客户的投诉,说“拿了客户的钱,其实是给对手硬宣传”。5月13日,软件公司将赵小河告上法庭。

庭审中,软件公司委托的代理律师陈拿出了留存的B计划短视频文件、办公点心项目策划书、奖金支付银行转账电子收据等证据,证明该作品是赵小赫为完成公司下达的任务,利用公司的摄像机、剪辑电脑等物质技术条件创作的职务作品,著作权应归公司所有。

当地法院经审理后支持了该公司的诉讼请求,但认为著作权属于赵小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自然人完成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任务所创作的作品,属于职务作品,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后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方以与单位相同的方式使用该作品。在这种情况下,工作完成不到两年,所以单位可以要求赔偿。

“我总觉得短视频不发布只能算素材。”赵小荷表示,她并非有意侵权,目前正在和现在的公司沟通如何避免赔偿,消除不良影响。

“庭审时,赵小荷辩称短视频未发表,因此不应受著作权法保护。”陈说,事实上,《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科学等领域中具有独创性和一定形式的智力成果,包括视听作品。赵小河使用的方案A的视频不是简单的录制,而是设计剪辑作品,具有独创性,未发表,但也应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同时他也表示,如果时间超过两年,软件公司就很难胜出。

排除员工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

员工在单位工作期间创作的作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完成单位的工作任务而创作的职务作品,一类是与工作任务无关的个人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七条规定,视听作品中的电影、电视剧著作权由制作者享有,其他视听作品的归属由当事人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生产者享有。

那么,同意所有权归单位就“和平”了吗?

2020年8月,上海段、段律师事务所律师孟玉萍发现,厚厚的劳动合同中有这样一条:“员工利用公司的物质技术条件,在工作或业余时间开发的软件、产品、美术作品、图书、音像文件等,均为职务作品,其著作权及相关收益均归公司所有”。

"这个格式条款显然是无效条款."孟玉萍解释说,《民法典》第497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不合理限制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格式条款无效。在上述格式文本中,不合理地规定员工创作的作品全部归单位所有,但单位没有给予合理的考虑。这些条款属于排除员工主要权利的情况。

“如果员工利用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制作短视频牟利,这种行为明显违背了诚信原则。用人单位可以根据其违反的保密协议等相关约定提起诉讼,后果自负。”孟玉萍说。

员工应该保持正直。

孟宇平说,为了方便和效率,企业通常会提供标准文本,并与员工签订格式条款。只要企业能够证明该条款是单位与员工协商达成的协议,劳动报酬中包含了对员工在工作期间可能创造的作品的对价,且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或者违反公序良俗等其他法定情形,所有权协议条款就应当有效。

“企业必须依法履行协商程序,保留好证据,平衡企业和员工的利益。”孟玉平表示,企业强行占用员工个人作品的行为得不到法律支持,员工不守诚信、不敬业造成企业间恶性竞争的行为得不到法律支持。

根据不同情况,孟玉萍建议,企业认为职工严重影响完成本单位任务或者拒不改正的,可以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解除劳动合同;如果员工的行为导致企业间的不正当竞争,甚至在此过程中,员工泄露、使用了公司的商业秘密或者存在其他法定情形,则可能构成《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侵犯商业秘密罪。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乐妍认为,目前短视频侵权现象频发,其版权归属纠纷不断。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法律规范,还需要行业和短视频平台的共同努力。同时,涉及职务作品时,创作者、用人单位等相关主体也应秉持诚信,依法办事。

上一篇:给“放弃高薪做红娘”多些理解

下一篇:返回列表

责任编辑:兰心雪

最新资讯
热点图片
推荐阅读